當前位置:首頁 >> 資料中心 >> 時政要聞 >> 正文
百歲聽眾打車來聽書 長藝書場自有一套“吸粉”法寶

  在剛剛落幕的2020年上海市群文新人新作展評展演中,原創舞蹈《書場》在評彈旋律伴唱中通過書迷們的喜怒哀樂呈現長藝書場的變遷,我也想告訴大家,關于這座小小書場的動人故事。

  長寧區的長藝書場(即長藝書苑)成立于1998年,從最開始臺上兩位演員,臺下只有一個觀眾,到如今書場每天平均觀眾兩百人,并在這五年里掛上評彈藝術的展演基地,成為長三角地區有一定知名度的好書場。這變化離不開書場經理老劉的努力。老劉其實起初是個門外漢,當初老聽眾和他講,“要剪書”——這是行話,就是作品要做一些刪減,他完全聽不懂,就去請教了不少喜歡聽書的老人,F在,評彈演員提起老劉都很親切。演員好、觀眾好、書目好、服務好,這是長藝書場吸引“粉絲”的重要法寶。

  200位聽眾里,年紀最大的當屬潘伯伯,他每天堅持打車來聽書。2018年正好趕上他100歲生日,他的家人包下整座書場的票子贈送給當天來的聽客為他慶生。潘伯伯的兒女對我們說,“老父親的晚年能在書場度過很幸福,感謝你們給他帶來的快樂”。這句話給我們的觸動很深,也讓我意識到,這些老人天天到這里來聽書,勝過孤單在家,他們把這里當家一樣。這件事情傳出去后,潘伯伯坐過的位子成了“明星座”,很多人來聽書,都想在這里坐一坐,沾沾老壽星的喜氣。這個故事后來就成了舞蹈《書場》溫馨的結尾。

  書場里這群老年人非?蓯。每天下午1點半演出,他們常常11點多就來了。我心情不好的時候,也喜歡去書場坐坐,聽他們講話,再不開心的事情也覺得沒啥了。

  “十三五”期間,上海率先基本建成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打通公共文化服務“最后一公里”,百姓能就近、就便享受優質公共文化產品和服務。評彈書場逐漸多了起來,但有一定規模的專業書場還有待孵化和培育。長藝書苑曾被評為全國敬老文明崗,連續多年被評為上海市文明書場。近些年來,很多老人從上海各個地方來聽書。文化館不能忽視聽眾們的文化需求,也要為優秀的傳統曲藝提供傳承發展的平臺,這是我們堅持做下去的初心。

  有人說評彈是夕陽產業,書場走不遠,但我恰恰覺得,不同的藝術都有不同年齡段的人欣賞。年輕時喜歡熱烈的、流行的文藝是正常的,但到了一定歲數,就會喜歡上傳統曲藝。我就是從40歲開始喜歡戲曲和評彈,抽空就去書場坐坐,那些老觀眾們把我當孩子,請我吃糖,或者剝一個小桔子給我。書場也有自己的“生客之道”,互相推薦,聞名而至,始終生生不息。

  老劉是2018年退休的,那天我們都很舍不得。正式演出前,我上臺安慰聽眾們,并且當場給老劉發了一個志愿者證書,也算讓老聽客吃了顆“安心丸”。為了給聽眾營造更好的演出環境,去年11月底,我們開始閉館裝修。老劉提議,改建時座位數不能少,有時好的書目過來,可能要300多個觀眾,一個房間坐不下,只好架起攝像機,拉一根直播線去另一個房間實況轉播。本來書場計劃今年6月投入使用,但因為疫情推遲了,我們打算到11月下旬重新開放。這期間,幾乎每天都有老觀眾來詢問開放時間,我們和觀眾都很著急。

  這五年來,外地好演員越發難請。老劉跟我說,五年前請個外地名家來講很容易,但現在當地也給評彈藝術家更好的舞臺,演出越來越多,還要帶教學生?梢,五年來國家對傳統藝術越來越重視。我們也從沒松懈過對年輕管理者的培養。老劉退休后,立刻有人能接上班,讓觀眾滿意。隨著長三角一體化的推進,長三角地區往來更方便,也有專程從外地趕來聽書的聽眾,書場的大家庭氛圍越來越溫馨。

  我也開始研究評彈了,在專家指導下創作了彈詞開篇《小小錢幣上上智》,從古代錢幣說到今天的支付寶。上海市姚連生中學的孩子們與天山街道社區文化中心一起合作參與了展評展演。難得長寧區有一個始終堅持評彈藝術特色的學校,作為文化工作者,我們要創作更多適合他們的文藝作品,并通過學校、街道等多方面的平臺,把優秀的作品傳播給更多人。這些孩子在臺上都是真彈、真唱,等新書場開張,我想讓老觀眾們來書場看一看,聽一聽孩子們的表演,相信一定會得到喝彩無數。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鐘菡  
[關閉窗口]
超级大乐透app软件下载